学习的革命——《刻意练习》-资源文章-生涯在线_国内首个以生涯教育为核心的青少年学习成长与职业发展综合性服务平台。
学习的革命——《刻意练习》

2018-11-21

2018/12/18日更新,本文已被机械工业出版社华章心理公众号原文转载


这本书软硬适中,我向来觉得我读书做事已经足够刻意,不太愿意读不硬的书,因此这本书在我的书架上已经吃灰整一年了。昨天花5个小时读完了《刻意练习》,干货十足,原来我们所以为的刻意练习并非刻意练习。

我个人看书的习惯,看完书喜欢全网搜索读书笔记和书评,看完电影也是一样。

看了许多《刻意练习》的读书笔记,我对这些批量生产读书笔记的书评家们很不满意,决定自己亲自写一篇来介绍这本书。


如果简要地概括刻意练习的方法,正如大多数读书笔记所做的那样,刻意练习只有四个要求:

1, 设定一个目标

2, 专注地向着达成目标的方向努力

3, 重视反馈,针对反馈进行刻意练习

4, 走出舒适区

以上四条,与我们传统的学习方式相比并无特别之处,其核心第3条,不就是我们上学时候的写作业,纠错题吗?


刻意练习这本书有两个关键词特别重要:

1,重新布线

2心理表征


如果对这两个关键词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这本书差不多等于白读。


我建议读者从第三章(心理表征)或第四章开始读起,这样更容易读进去,读完这两章再反过来读第二章,最后读第一章,然后读第五章,整本书的精华部分就读完了。



什么是心理表征?



1924年,俄罗斯国际象棋大师阿廖欣在纽约接受当地26位最优秀的国际象棋棋手的挑战,挑战的方式很特别,阿廖欣不能看棋盘,不能做笔记,每走一步,都由一位工作人员代为完成,并大声念出对手的每一步棋,这次表演持续超过12个小时,累计下了26盘,阿廖欣赢了其中的17盘,输了5盘,和了4盘。



阿廖欣是如何做到的呢?


研究阿廖欣从新手到大师的历程,认知和神经科学家发现,阿廖欣自从1902年观看过一场盲棋表演赛之后,就经常在脑海里下盲棋,数学课上老师在讲课,他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下盲棋。从1902年到1924年,阿廖欣已经下了22年的盲棋。


研究盲棋发展的历史,认知科学家发现,大多数盲棋棋手也像阿廖欣这样,不经意间就培养了卓越的盲棋技能,他们觉得自己完全没有付出额外的努力,就成为国际象棋大师。这种练习将国际象棋生手与大师区分开来。


一万小时定律告诉我们,如果对某一技能的训练时间达到了一万个小时,就能成为大师,披头士乐队是这样,比尔盖茨也是这样。这种说法满足了人类发现某种简单的因果关系的渴望:只要你在任何一件事情上花1万小时来练习,就会成为大师。


一万小时定律所表达的,是训练时间的简单积累。这样的表达有什么问题吗?


国际象棋大师和普通棋手的差别在哪里?


认知科学家发现,如果让国际象棋大师研究别人真正下出来的一盘棋,五分钟的时间,他们能够记住大约三分之二棋子的位置,但新手却只能记住大约4个,水平中等的棋手,介于两者之间。这能说明国际象棋大师的记忆力更好吗?

认知科学家们做了一个对比试验,当大师和新手们看到随意摆放棋子的棋盘时,大师的表现并不比新手优秀,他们也只能记住两三个棋子的位置。


任何一位真正想要提高国际象棋水平的人,通常会花无数小时的时间来研究大师下过的棋局,即打谱。他们是如何研究的呢?深入分析棋子的位置,预测下一步的招法(注意预测这一关键的心理活动,它是刻意练习的核心),如果猜错了,回头再想想自己到底漏算了什么。研究表明,用来进行这种分析所花的时间,而不是与其他棋手对弈所花的时间,是对国际象棋棋手水平高低的唯一最重要的指示符。显然,一万小时定律并没有揭示本质。


也就是说,国际象棋大师通过打谱和下盲棋,形成了比普通棋手更加有效的心理表征。


心理表征到底是个啥?



心理表征是一种与我们大脑正在思考的某个物体、某个观点、某些信息或者其他任何事物相对应的心理结构,或具体或抽象。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视觉形象,例如,一提到蒙娜丽莎,很多人马上便会在脑海中“看到”那副著名油画的形象;那个形象就是蒙娜丽莎在他们脑海中的心理表征。




另一个关于心理表征的例子是,橄榄球运动中,最成功的四分卫通常是那些在视频室里待最久的球员。这些球员会反复观察和分析自己队和对方队中的球员怎样踢球。专业观众和普通观众的主要差别是什么?把视频暂停,专业观众能够比较准确地预测球员们接下来的行动,普通观众则认为他们在乱跑。专业球员看视频的过程,就是通过记忆大量的细节,不断预测并检验预测,建立有效的心理表征。


从新手到大师,是一个建立越来越丰富的心理表征的过程。谁建立心理表征的方法最有效,谁就能更快地从新手到大师,在有效的方法面前,时间的简单累积毫无用处。钢琴、小提琴、跳水、滑冰这些运动,几百年来不断演化出越来越有效的训练方式,这些训练方式一代一代传播和改进,也逐步抬高了专业的“门槛”。



重新布线



当我们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我们可以一天天看到肌肉越来越强壮。那么建立心理表征的过程中,我们的大脑发生了什么变化?


这里不免要问一个问题,杰出的物理学家的大脑中负责空间想象和数学计算的区域比普通人的面积要大,沟回要深,那么,是因为物理学家的大脑天生和普通人不一样,所以成为物理学家,还是因为物理学家在成为物理学家的过程中,大脑最终变得和常人不一样呢?


本书第二章介绍了对伦敦出租车司机这一群体长达数年的研究,揭示了心理表征在生理上是如何建立的。

要成为伦敦出租车司机,必须要对伦敦的道路足够熟悉,任何时刻都能够迅速规划从甲地到乙地的路线,并且根据日期、上下午这些因素,规划最佳路线,考虑到伦敦的街道复杂到令GPS导航失灵,这一群体成为绝佳的研究对象。


认知科学家们发现,伦敦出租车司机的大脑的海马体比普通工人的海马体明显更大,而这一区域负责记忆,尤其是空间位置。那么,究竟是因为这些司机天生具备更大的海马体,因此他们能够胜任这项工作,还是因为他们从事这项工作,令海马体越来越大呢?



经过长达四年的跟踪研究,科学家们发现,那些想要成为伦敦出租车司机的人,从开始接受培训到成为新手出租者司机,再到成为经验丰富的出租车司机,这些人的海马体最初与常人无异,随着时间的推移,海马体越来越大,那些未通过考核中途放弃的人,海马体的大小与普通人没有明显差异。

再对比伦敦出租车司机也伦敦公交车司机的海马体大小,出租车司机的海马体明显更大。


这就回答了我们所提出的那个问题,是建立心理表征的过程令大脑越来越强壮,而不是先天强壮的大脑更易于建立心理表征。


在建立心理表征的过程中,大脑的结构发生了可测量的变化,我们把这种变化形象地称为重新布线。


如果说天赋这种东西存在的话,它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锻炼出来的,如果说某人对应某一活动或技能的大脑区域面积越大或体积越大,就表明这个人在这一方面更加有天赋的话,这表明是此人自己造就了自己的天赋,而非基因。

随着对应区域的大脑更加发达,那么此人在学习这项技能时,就会变得更加容易,这表明天才是从小训练出来的,而不是娘胎里带出来的。作者在书中列举了莫扎特的例子来说明这一结论,最初人们认为莫扎特是一个天才,因为他拥有万分之一的耳朵,能够分辨完美高音,这种才能被认为是一种天赋,然而,后来的认知科学家设计了一种方法,到音乐学院挑选不具备完美高音的学生,批量把他们训练出能够分辨完美高音的耳朵,最初,这种训练只对儿童有效,几十年之后,人们发现只要有更好的训练方式,成年人一样可以被训练出完美高音。


以上的内容表明,建立心理表征的过程,在生理上是大脑的一种重新布线。


刻意练习的核心问题是,如何更加有效地重新布线呢?


我们可以说,下盲棋是一种更加有效的重新布线的方法,心算训练是一种更加有效的重新布线的方法。

对于战斗机飞行员来说,不断模拟战斗,并回看战斗录像,找出上一次战斗中出现的不足,力求在下一次飞行中改进是一种重新布线,如何力求在下一次飞行中改进呢?我想有效的方法就是不断地进行盲飞,而不要急着再次升空。


下盲棋的阿廖欣让我想起初高中时代学习物理的自己,那时候我的物理成绩在全年级也算得上名列前茅,偶尔能考个第一,我做物理题有一个原则,尽量少动笔少写公式,通过不断地在大脑里模拟物理过程和心算,来得到最终结果,如果计算题非要让我写过程的话,我会列一个巨复杂的多层分式,这不就是在下盲棋吗?

下盲棋和当面对弈的区别是,下盲棋迫使棋手建立长期记忆而非短期记忆,一个国际象棋大师的脑海里通常存储了5-10万盘棋局。

在高考复习中,有一种流传已久的高手秘籍,即目录复习法,当复习完一本书,合上去看目录或不看目录,尝试回忆整本书的章节和重要知识点,这种费力的心理活动看似无意义,但其实和下盲棋有异曲同工之妙,本质上,都是在建立长期记忆,构建更加有效的心理表征,对大脑进行重新布线。

当我们读完一本书,尝试总结书中的内容,把整本书合起来,看能不能流畅地讲给别人听,把短期记忆转化为长期记忆,这不也是在进行重新布线吗?


2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