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孩子的生命如花绽放-资源文章-生涯在线_国内首个以生涯教育为核心的青少年学习成长与职业发展综合性服务平台。
愿孩子的生命如花绽放

2017-11-03


早晨,刚打开电脑,新闻就跳了出来。标题为“清晨妈妈叫女儿起床, 打开被子让她感到崩溃”的新闻吸引了我的眼球。我的第一感觉是:怎么了?是什么让这个妈妈崩溃?此标题像具有魔力似的,吸引着我一定要打开看看。看了新闻,我的心不是崩溃,而是滴血。仿佛心脏的血与小姑娘的血一起,滴答、滴答往外流。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清晨,父母喊上五年级的女儿小雨(化名)起床没有回音,破门而入后发现文静、乖巧的女儿割腕自杀了。小雨给父母留了这样一封遗书:妈妈,我好累!睁开眼睛看看,还有一大堆作业没写完,语文、数学、英语,每个老师都会留很多作业。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有写不完的作业。我好想安静的睡会儿觉,可是作业写不完,明天还会累积下来,只会越来越多。老师会批评我,我还会被罚站,全班同学都会嘲笑我。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我真想能像别的孩子一样快快乐乐的在阳光下奔跑!可是每当我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阳光,而是成堆成堆的作业,我累了,想永远的闭上眼睛,永远的睡下去。对不起了,爸爸妈妈,我走了……

由于抢救及时,小雨的生命已经被保住。我却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我们的孩子怎么这么傻?仅仅因为做不完的作业就要放弃生命。这个事件激活了我脑中储存的另一个“傻孩子”的生命故事。去年初冬,在某中学寄宿读九年级的女孩晓颖(化名),星期三感觉自己有点发烧,就借服了同寝室晓芳(化名)带的安乃近片剂。星期五的早晨,晓颖仍然在发烧,同时感觉双腿疼痛难忍,她只好给班主任请假不上早操。班主任准许了她在教室休息。晚上放学回家,晓颖告诉妈妈自己身体不舒服。母亲撸起孩子的衣服一看,孩子的胳膊上、腿上已经出现一块一块若隐若现的紫斑。遗憾的是这位母亲不知道这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征兆。因为天色已晚加上距离县城较远,母亲第二天才带孩子到县人民医院就医。医生一看孩子的症状就知道事情不妙,简单的抽血化验之后,建议她们立即转诊医疗技术更好的医院。在郑大一附院的第一天,医院就给晓颖的家属下了病危通知。在医院治疗了十天,晓颖带着对亲人的热爱和对学习的无限渴望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了解晓颖的人都知道,她文静内向、吃苦耐劳、好学上进,学习成绩总在班级前三名。是老师、家长眼中典型的好孩子。

这两个事件中的两个“傻孩子”,面对外界压力和自身疼痛,一个孩子选择了逃避,自杀未遂。另一个孩子选择了忍耐,因延误治疗去世。两个孩子的特质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文静、乖巧,耐劳、好学,是家长、老师眼中典型的好孩子。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可能并不真正理解“永远地闭上眼睛,永远的睡下去”对于人的一生只有一次的生命来说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当自身面对急、险、恶性的疾病时,忍耐、拖延的后果。孩子对生命的无知,反映了生命教育在家庭、学校以及社会教育中的缺失。他们的悲剧不得不令我们沉痛地思考:为了让孩子的生命如花绽放,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首先,重视孩子的生命教育。传统的生命教育只谈生,忌谈死;强调预防,忽视应对;强化顽强应对,缺乏富有弹性的放弃;只看当下处境,忽视潜在危险;注重认识生,忽视生命丧失的过程等。在知识不断更新、经济高速发展、科技不断进步的今天,我们面临诸多挑战的同时,我们的生命也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具有什么样的生命观是我们面临的新课题。近期,著名作家琼瑶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一封公开信《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在网上疯传,她那“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的生命观令人惊叹。“我会努力保护自己好好活着,像火花般燃烧,尽管火花会随着年迈越来越小,我依旧会燃烧到熄灭为止。”琼瑶老人珍爱生命、让生命活出精彩的的情怀令我们佩服。通过生命教育使孩子学会尊重生命、理解生命的意义以及生命与天、人、物、我之间的关系,学会积极的生存、健康的生活与独立的发展,并通过彼此间对生命的呵护、记录、感恩和分享,由此获得身心灵的和谐,事业成功,生活幸福,从而实现自我生命的最大价值。

受琼瑶老人“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的感染,在台湾著名生涯导师黄素菲的生涯成长课上,我郑重的选择了墓志铭法展望自己的生涯愿景。通过撰写自己的墓志铭,我郑重地规划了自己当下的生,思考了自己未来的死。谈生容易,谈死是何等难。当听到黄素菲老师的指导语:“一分钟后,你将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世界上的一切都将与你无关,只有一个墓碑能证明你来过这个世界。此时此刻让你书写墓碑上的碑文,你会写下什么?”霎时,我面目狰狞、泪流满面,心中难以形容的滋味波浪起伏,浑身颤抖着如坠入深渊,好想放声大哭。“不,不可以,我不能不看着我最挚爱的孩子们成长,这个美丽的世界我还没看够。”我心中的呐喊声越来越强烈。我思考:我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我的价值追求是什么?应该给我的后代子孙传承下什么样的家风?我如何更好的活着?最后,我郑重的写下了自己的墓志铭。这是我生命中最正规、最精彩的一节生命教育课。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谈死是为了更加珍惜现在的生命,进而把自己的生命活得更精彩、更富有价值。

其次,善于倾听孩子生命的存在。这里的倾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带着耳朵单纯地听,而是“全身心地接纳、理解学生的一种心理干预技术”,更是与孩子生命同在的重要方式。既包括倾听孩子的有声语言,也包括孩子的肢体语言,又涵盖了解孩子语言、动作背后所蕴含的意义。只有倾听了才有理解、才有意识、才有交流,才有行动。一段叙说、一个句子、一个叹词,一声呼喊、一阵哭泣均表达着孩子不同的诉求。教师和家长就要根据这些声音来察觉、体验每个生命不同的需要。同时,更要对来自学生的每一个声音、每一个动作所隐含的价值保持敏感,从手势、神态、表情和体态语等间接的线索来洞察孩子的内心世界,感知他们的情绪、情感和意义的建构,理解他们内心的思想、感情和愿望。

接着,对孩子进行无条件的积极关注。对个体生命的存在来说,生命是一个唯一的、有限的、不能重复的、独特的存在,我们应该像敬畏自己的生命一样敬畏所有的生命,关注所有的生命。面对成长中的孩子家长不能因为他(她)是“好孩子”就忽视他(她),是捣蛋鬼就轻视他(她),是“混世魔王”就鄙视他。老师更不能因为孩子的学习成绩、性别、品德表现、家庭背景等因素区别对待。而是应该一视同仁地敬畏每一个生命。案例中的两个“傻孩子”,如果善于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当承受作业之压时会向家长和教师表达自己无法按时完成作业的真实感受。当承受疾病之痛时,会告诉家长和老师身体不舒服,需要去看医生。从教育的角度讲,两个孩子的悲剧同时又是家长、老师的悲剧。如果小雨的家长和老师善于观察孩子、了解孩子的作业状况,就会给孩子减压,更不会孩子已经割腕了才发现。如果晓颖的老师能够多问一句“孩子,让我看看你究竟是怎么了?咱们去医院看医生吧”,晓颖的病情就会及时发现、及时就诊。

最后,交给孩子必要的应对突发安全事件的技能。灾难之所以成为个别人的灭顶之灾,是因为遭受灾难者缺乏应对灾难的能力和技巧。如果应对能力强,当灾难真正发生时会把损失降低到最小,而不至于全军覆没。我们一定要让孩子具有面对危险不当英雄的意识,教给孩子大叫、求救、跑掉、躲避,而不是让孩子盲目反抗。教孩子正确辨认生活中的危险人物,远离陌生、表情凶恶、手拿刀、棍子等凶器的人。当有陌生人闯入房间、教室、游乐场,或者有人手持凶器靠近,教给孩子马上找隐蔽的地方躲藏起来,尽量不要让对方发现自己。当进入公共场所时,留意主要通道、灭火设备的位置,事件发生时多一点冷静、多一份判断、多一丝沉着。日常教学、生活中,进行安全模拟演练,提高孩子的应对技能。

生命如花。我们应该正确地引导孩子认识自己的生命之花、珍爱自己的生命之花,让生命之花开得更艳、更美。既要知道生命可以创造出无限的可能,又要清楚生命的脆弱。知道面临困难应该坚强应对,同时又要清楚人的生命达不到小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有生”的顽强。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当与自己的生命发生冲突时,要善于弹性应对,果断放弃。当身处困境不可以绝望,只有善于表达困惑,才能突破困境;只要内心希望在,就一定还有路可走。愿孩子的生命如花绽放!

(作者信息:王文荣,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青少年生涯规划辅导师,学习指导师。现任河南省中牟县教育体育局教学研究室教研员。联系电话:13838160566。)

0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