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知识焦虑的时代,学会读书。-资源文章-生涯在线_国内首个以生涯教育为核心的青少年学习成长与职业发展综合性服务平台。
在知识焦虑的时代,学会读书。

2018-11-12

直到前几天,投资界的一位前辈问我的读书会办的怎么样了,是什么形式,樊登读书会,还是凯叔讲故事?我才意识到,原来是有人默默关注着我发起的读书会的。

今天和正在创业的姐夫通话,他也提到一个困扰,读书读不进去,不读书又无法进行系统的思考,看书主要看目录,做具体工作时调动不了知识点,逻辑性不强,该怎么办?


我们处在一个知识大爆炸,技术快速更新的时代,在学校里刚刚学过的知识,走出校门就贬值,前几年培训火热的课程,如今在就业市场上已经人满为患。


我们处在一个知识焦虑的时代,“得到”、“樊登读书会”这样的付费APP会员爆炸式增长,我们还有必要亲自读书吗,如果有,我该怎么样学会读书?


读书很难吗?读书很难。


梁文道在《我读:梁文道的开卷八分钟》中写到:


“我想提醒大家一点,一个人,他看不懂任何更深入的学术著作,他只看于丹的书,只看易中天的书,这不是一种错误,更不是不道德,这很可能只是一种不幸。读书读得越多,越发现真正要读懂我们心目中所谓的经典名著,可能要有一点运气。比如你要生长在一个不错的家庭,有挺好的家庭教育,小学、中学都受到不错的教育培养。你慢慢走过这样一条幸运的轨迹,透过教育的养成培养出一种阅读能力,这种能力帮助你读到很多人没办法读进去的书。”


正是因为读书很难,我们才会放弃读书,选择听别人讲给我们听,“樊登读书会”和“得到”这样的平台缓解了许多人的知识焦虑。


1,为什么要亲自读书?


在这样一个繁忙而又充满压力的时代,听书这种较为轻松的学习方式,有时候都值得我们认真对待,因为这很可能是我们最高效的学习方式了。选择听书,原因有三,有学习的需求,没有学习的时间,缺乏理解力。


可是,听别人读书存在几个要紧的问题:


第一,听书的信息密度低,听书一样需要我们集中注意力,但远远比读书获取信息的效率低。制作课程的人显然简化和舍弃了许多内容,如果几十分钟所讲的内容能够替代阅读一本书,作者为什么要写那么多?

第二,听书就像抄作业,无法帮助我们提高理解力。听书是被动接受的过程,莫提默·J. 艾德勒在《如何阅读一本书》中说,“我们要真正通过阅读获得心智成长,你得成为一名主动阅读者。”

第三,你只能从产品目录里面选择,既无法鉴别产品的质量,也无法根据自己的需求要求别人为你设计产品。我们首先应该知道自己想读什么书,根据需要去读书,而不是反过来。

第四,亲自梳理知识框架和听别人梳理过的知识框架完全是两码事,梳理知识框架本身是一种能力,又是一个编码的过程,如果一个知识体系未经亲自编码,是很难长时间保持记忆的,如果不了解细节,也很难应用在实际中。

第五,最关键的差别是无法形成知识体系。提出自己的观点还是拾人牙慧?批判性思维需要完整的知识体系而非碎片化的知识。


仅仅从以上五点来说,我们有必要亲自读书。


2,我们为什么惧怕跨学科学习?



“得到”和“樊登读书会”的流行,凸显了我们理解力的匮乏。


现在让我们思考一个现象,为什么许多人惧怕跨学科学习?


比如说一个生物学的博士,她有没有阅读一本心理学或经济学经典著作的理解力呢?事实告诉我们,这很难,即使是一个学科的博士,当看到另一个学科的大部头经典著作时,也会发愁。从事管理岗位的中层领导,到底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读完彼得·德鲁克的《卓有成效的管理》(我们且不说这本书是不是过时)?


即使面对《沃顿商学院最受欢迎的谈判课》、《刻意练习》、《超越智商》、《掌控谈话》这样的畅销书,又有多少人能读完呢?


也许你要问,为什么一个生物学的博士,要阅读心理学或经济学的经典著作?那么,为什么那么多人要给“得到”或者“樊登读书会”付费呢?因为学校按学科交给我们的东西,远远不够用。


我们必须要认识到,虽然学校教育把知识分成了一个个学科,但我们在获取知识时,不应该被学科的界限拦住,应该根据需求去获取知识。


如果你认为跨学科的学习和阅读是有必要的,那么该如何解决读不进去的问题呢?


3,学会阅读的四个过程


我们要分几个步骤来解决读不进去的问题。


总的来说,我们把“学会读书”分解为以下四个步骤:


1,形成阅读的习惯。

2,提高理解力。

3,形成梳理知识的能力。

4,养成输出的习惯。


1形成阅读的习惯


无论是在校大学生还是职场人士,许多人并没有阅读的习惯,所以我们这个时代的读者,越来越多地习惯碎片化阅读和碎片化学习。


我们必须明确,阅读网络文学属于娱乐活动。


我们并不是说小说不能读,名人传记、历史和经典小说,是熏陶文化素养,塑造人生观,形成世界观非常好的材料。


如果读者日常的阅读习惯是碎片化阅读,那么首先要养成阅读整本书的习惯,这并不容易。因为碎片化阅读能给我们的大脑更短的刺激,碎片化阅读不断地带给我们新资讯和新思维,让我们获得一种Get到新知识的快感,正是这种感觉让我们熬夜刷微博刷知乎。但我们必须认识到,这是一种错觉,碎片化阅读的习惯并没有带给我们想象中那么多的好处。


养成阅读的习惯的第一步,仍然可以从碎片化阅读入手,试试在你的阅读软件中只下载一本书,日常排队、乘车、上卫生间的时间,既然闲着也是闲着,不妨都拿来读这本书,第一本最好是经典小说。


由奢入俭难,对于习惯了碎片化阅读的你,读完一整本书是一项成就,你值得给自己发一个勋章,还记得你读完的第一本书是什么名字吗?


关于养成读书的习惯,我的建议是,选几本不太需要理解力的书,利用碎片化的时间,慢慢把他们啃完。当我们读完几本不太需要理解力的书,我们才能够积攒足够的勇气,去阅读一本看起来有点硬的书。


2提高理解力


仅仅是形成阅读的习惯还不够,简单来说,有三个原因。


第一,简单的读物无法提高你的理解力,对于需要更多理解力的书,你觉得能读进去了吗?

第二,对于你读过的几本小说,你能复述故事梗概吗?像《红楼梦》这样的小说,你梳理清楚人物关系了吗?

第三,对于非小说类读物,你能说清楚作者想要表达什么吗?


如何提高我们的理解力呢,或者说,如果我们打算学习一下经济学或者心理学,该怎么入手?


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感觉读不进去其他学科的科班教材?比如说曼昆的《经济学原理》就不是人人都能看得进去(相比平狄克和萨缪尔森的版本,曼昆的版本已经足够友好)。


如果读一本书让你感到焦虑,无法理解作者在表达什么,这很可能是理解力的问题,也就是说,这本书对你来说比较硬,这里面有许多生僻的名词,但并没有许多鲜活的案例。


作者写一本书,意在表达一个中心思想,或者一个理论体系,但作者要表达这个理论体系,他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先用通俗的语言来表达他的中心思想,然后再展开细节,这不可避免得产生了一个问题,即过于简化,以至于读者似懂不懂,其实不懂。因此作者需要先为读者铺垫大量的概念,为了便于表达这些概念,作者必须创造一些名词,而这些名词对于读者来说是生僻的,就像英文原著当中的生词一样,生词越多,阅读的难度就会越大。每当作者介绍了一定量的概念,作者就要把这些概念穿起来表达一个分论点,许多读者都坚持不到这里。而在后续的写作中,作者又继续添加新的概念和新的名词,通常来说,一本硬书的前三分之一是最难读的,新概念和新名词都集中在三分之一。


也许作者能够照顾到读者的感受,但读者无法照顾所有读者的感受,如果读者无法理解作者在表达什么,通常是由于读者的理解力不足,而不是作者写的太烂。


如果一个不具备经济学基础的读者硬要读曼昆的《经济学原理》,并非做不到,只不过这个过程会很漫长,也会很痛苦,也有可能中途放弃。也就是说,一本书难懂还是好懂,通常取决于读者已经了解了这本书中的多少内容,如果一本书只有20%的内容对于读者是新的,那么这本书就相对容易理解。像《高等数学》这样的教材,即使是对于刚刚经过高考的大一新生,也有90%的内容是之前所不了解的,因此读起来就非常硬了。


为了看进去《经济学原理》,我建议读者不妨先看看《牛奶可乐经济学》、《图解力:人人都能看得懂的经济学》这样的通俗读物。简单来说,提高理解力的过程,就是从科普走向经典的过程。


如果你遇到一本想读又读不进去的好书,我的建议是,利用碎片化的时间,慢慢啃,先把整本书啃完,啃第一遍的时候,通常是懵懵懂懂的,理解并不透彻,也无法形成体系,甚至有一些概念是一知半解的。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去读第一遍,可以减轻阅读时的痛苦,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


3形成梳理知识点的能力


大部人读书的习惯,不会把一本书读第二遍。我们有一种很奇怪的思维倾向,当我们读完一本书,我们会假装已经掌握了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仿佛只要我们读完一本书,就掌握了一项技能,获得了一个光环,我们会肯抗拒读第二遍,因为那样做的话,我们将会发现,我们其实根本没有掌握什么,这显然会破坏我们美好的感觉。


如果我们假装读一遍就够了,读第二遍其实不是浪费时间吗?抓紧时间Get下一个光环吧!然而,事实上我们既没有搞清楚作者说了几个关键词,也无法说明白作者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


当我们阅读一本书时,对于小说、历史、名人传记、休闲读物、不重要的畅销书,我们都不必读得太细,所谓好读书不求甚解;当我们阅读的是一本对我们比较重要的书籍时,精读就显得十分有必要了。


芒格说:“如果你不能说清楚你明白了什么,那说明还没有明白。


什么叫精读呢?精读至少包括两个心理活动,第一个心理活动是准确理解书中的关键词,第二个心理活动是用你自己简短的语言表达作者的中心思想。


用简短的语言表达作者的中心思想是非常有必要的,你可能会问,我大概明白作者什么意思不就行了吗?这就是你无法运用这些知识点的原因。要使用一个知识点或者一个解决方案,我们必须形成对应的心理表征,即生理上对大脑进行重新布线,我们必须进行的一个过程是,对知识按照我们自己的方式重新编码。


如何形成逻辑呢?当你搞清楚作者的一个又一个关键词,你还要搞清楚作者是如何把这些关键词串起来形成观点的,无非就是两种形式,第一种是演绎推理,第二种是归纳推理。一个比较笨的办法就是把关键词写到一张纸上,用箭头和大括号把这些关键词串联起来。


为了搞清楚关键词和逻辑,我们必须读第二遍、第三遍,乃至第四遍。从这个过程看,纸质书方便翻阅,这是电子书不具备的。在这个过程中,你还可以假装与作者对话,评论他的观点,联系你的头脑中已经有的知识和经验,把你的想法写到纸上,这也是毛泽东读书的习惯,这是一个强化编码的过程。


当你把这些关键词串联起来,也许内容太多,这时候你可能需要删掉几个关键词,跳跃几个步骤,忽略几个不重要的逻辑分支,总之,就是简化逻辑。


如果一本书所表达的理论体系是一种算法,那么学习复杂算法本身,是锻炼我们学习复杂算法的能力的唯一方式,即学习能力是通过学习这个活动本身锻炼起来的,思考能力是通过思考这个过程本身锻炼起来的,理解能力是通过理解复杂问题这个过程本身锻炼起来的,梳理逻辑的能力是我们在梳理逻辑的过程中锻炼起来的。


我们甚至可以说,梳理逻辑的能力是我们读书的终极目的,这会让我们阅读硬书的速度越来越快,在知识焦虑的时代学会阅读。


4养成输出的习惯


简化逻辑之后,还有最后一个步骤,还记得芒格说的吗?如果你不能说清楚你明白了什么,那说明还没有明白。因此我们最好养成输出的习惯呢?简化逻辑之后,试试找一个人,讲给他听,这是周鸿祎的习惯。最好能写一篇读书笔记,存在硬盘里,或者发表在Blog上。




END



3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