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网瘾其实是家庭教育失败的缩影-资源文章-生涯在线_国内首个以生涯教育为核心的青少年学习成长与职业发展综合性服务平台。
孩子网瘾其实是家庭教育失败的缩影

2017-11-15

 戒网瘾还是虐待?

近日,一位名为邹远(化名)的少年在网上发帖称,自己曾在江西南昌“戒网瘾”学校——豫章书院遭到体罚和拘禁。网络有不少人都说,自己在该校受到虐待。

 

曾进入豫章书院的学生这样说:

 

“只要有违背老师意愿的就打你,比如队列动一下,或者晚上考试的时候故意出难题,答不上来暴力伺候。”

 

“打电话时老师要旁听,不能说学校不好的地方,不能让父母提前来接走。”

 

“大铁门、水泥地,就给一床被子垫着,门外面还有老师看守。”


图片来源于网络


4月6日,学校专程派车,从河南新乡的家中把玲玲接走。42天后,玲玲的母亲在郑州一家医院的太平间里,见到了不再顽皮、安安静静的孩子。 


满身淤血和青肿的玲玲,死在装着安全防护网的学校宿舍里。


玲玲去世后,她的母亲曾去过搏强学校,许多学生从窗户防护网中扔出求救纸条,上面写着:“救救我”、“我想回家”、“我害怕”、“别给老师说”、“出去后报答”……后面还附着电话号码。有的孩子写上自己名字,之后又重重地涂掉。

引用自: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家长责任缺位造就的黑色产业

因戒除网瘾而致伤、致残甚至致死的事件已经不是孤例,虽然电击戒除网瘾的做法早已被叫停,但是以戒除网瘾之名虐待青少年的事件依然不断出现。

 

为什么会这样?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通过虐待的方式戒除任何一种瘾症,某种程度上都是一种非正常处理的“巫术”。

 

舆论曾一度批判这种教育方法,却仍有父母买账。从豫章书院事件中,我们看到的是父母望子成龙之心切,但也看到了他们确实是“不会教育的父母”。

 

那些把孩子送入书院的家长,未必不知道里面有极其严苛的结构,有时不时扬起的棍棒和戒鞭,但他们依然为此而去——-这里面,当然有“戒网瘾”戒到气急败坏恨铁不成钢的家长们,但是也有很多人是看中了“传统书院”这顶帽子。之于前者,“杨永信电疗”之类算是极端案例;之于后者,恐怕认同者更不在少数。


而正是因为家长们这样的心理,这些“戒网瘾”事业,在中国大地上蓬勃的野蛮生长着,现在已经变成了一颗参天大树,形成一个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甚至已经变成了一个成熟的产业


百度搜索戒除网瘾出现的相关结果


只有家庭教育才能真的“救救孩子”

在青少年时期,个体心理发展可能会出现一些矛盾。比如,由于心理不成熟、交往经验和交往技巧缺乏等原因,青少年在交往过程中可能会出现自闭与防御、自卑、交往恐惧、自我中心等问题,交往需要得不到满足。然而,网络的虚拟性使人逃避了在现实交流中必须要面对的压力。尤其是一些具备社交功能的网络游戏,给青少年打开了释放压力的窗口,再加上现在网络游戏的制作越来越精美,有的成人尚且沉迷其中,何况青少年?

 

而网瘾的发生和家庭教育的缺失密不可分。网瘾并非互联网本身具有的缺陷,一方面是由于孩子本身的心理问题,另一方面,是父母在家庭教育上的失策和缺位。也就是说,正是由于心理上的孤立无援,才导致孩子沉溺于网络。而有的父母把孩子送到戒除网瘾的学校,与其说是为了孩子好,不如说是在推卸家庭教育的责任或是寻求自我的心理安慰,这更是错上加错,不仅无益于网瘾的戒除,还可能让孩子产生更强烈的遗弃感,加剧孩子的逆反心理。


对于孩子的过度叛逆,家长的陪伴和沟通是最好的解决方法,而不是选择用简单粗暴的方法来弥补自己在教育方面的缺失,家长要对孩子的叛逆行为担负责任。

 

无论父母还是豫章书院,都没有意识到教育孩子,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无论父母还是学校,都没有权利使用暴力、侮辱等方式,打着“救救孩子”的旗号,践踏未成年人的身体和精神。


家长应当知道知道,他们对子女网瘾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绝不是花钱送走就能了事的。与其所托非人,不如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多陪陪孩子,多与孩子沟通交流,引导孩子理性地接触和运用网络。


对于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家长是才最重要的解铃人。


0

发送